古董傢俱

關於部落格
運動服
  • 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科技人員的“倔強”與“精彩”

圖為北京中心再入返回飛行試驗任務總體副主任設計師賈敏在工作中。 祁登峰 攝圖為確保中心通信網絡的暢通的“老兵”張恆威。 祁登峰 攝   中新網北京10月24日電題:別樣的倔強一樣的精彩——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科技人員速寫   作者薑寧祁登峰   天上,嫦娥遨游在飛向月宮的旅程上,飽覽宇宙旖旎風光;地上,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的科技人員們日夜守望,一路相隨。他們中間,有這樣三個人,愛較真,敢碰硬,用他們的倔強和執著,在各自崗位上書寫著探月精彩。   彭德雲:這個博士愛叫板   彭德雲博士是一個具有強大自信,又特別追求完美的人。   作為北京中心再入返回飛行試驗任務規劃計劃崗位主任設計師,工作決定了他要跟外系統、本單位很多專家領導、科技人員打交道。正是這個原因,他也創造了一項別人很難完成的紀錄:跟幾乎所有中心領導、技術室專家、主任設計師和主管設計師都起過爭執,拍過桌子。   不過,最令人最佩服的是:他很少吵輸過,而且所有跟他吵過架的人都無一例外覺得他非常好,非常棒。   這次任務備戰期間,彭德雲在排標稱計劃時發現,如果能在做預報時增加一個叫做“星站角報”的參數,那對於飛行器再入返回時提高測站捕獲能力、縮短捕獲時間大有幫助。中心該型號任務團隊指揮申敬松和軌道室的專家們一開始都強烈反對臨時更改既定方案。原因很簡單:一是現有方案理論上能滿足任務要求,二是增加一個參數卻要更改很多軟件狀態,工作量成倍增加。   而彭德雲卻不這麼想,“既然幹了,我們就要把各種狀態做到最佳,做到完美。”他事先對各種負面影響和正面收益認真做了詳細評估,對說服大家充滿信心。隨後,在針對這個問題的專項討論會上,很多人都看到了一幕現實版的“舌戰群儒”:彭德雲一個人與八個專家唇槍舌劍,爭的臉紅脖子粗。   “萬事皆會破,唯理不能破!”運用充分論據將在座的領導、專家和科技人員一一說服後,彭德雲得意的與申敬松指揮開起了玩笑。   彭德雲印象最深刻的一次爭執發生在去年嫦娥三號任務準備期間。那時,他承擔的是巡視器遙操作仿真環境的建立工作。當時現有的一套仿真系統已通過驗收,中心領導和巡視器研製單位的專家們都非常滿意。然而,彭德雲總覺得哪裡不妥。經過細心研究,他發現現有仿真系統沒有考慮巡視器車輪與月面的匹配度。也就是在現有仿真環境里,無法感受到巡視器行走在凸凹不平的月面上帶來的晃動、起伏的感覺。   “不行,不能隨便改,對任務安全影響太大!”中心總師周建亮斷然拒絕了彭德雲推翻系統重新做的請求。   “不改的話,遙操作人員訓練時就無法適應巡視器顛簸起伏的狀態,任務中出了問題,你的責任更大!”彭德雲寸步不讓的跟周總拍起了桌子。   這一場爭論足足持續了兩個小時,最終周總同意彭德雲的意見,但也讓他立下了軍令狀:必須在兩個月內完成全部工作。   事實證明,彭德雲不但能取得爭論的勝利,也確實出色的完成了周總下達的軍令。   “彭德雲愛叫板,但越叫板把工作交給他我們就越放心!”周建亮說。   張恆威:任務中的“膽小鬼”   儘管前期工作准備的很充分,但是嫦娥啟程的那一刻,張恆威還是不由自主的緊張、害怕起來。他知道,這種緊張和害怕要一直持續到任務結束了。   從事航天飛控通信總體工作已經9年,經歷了神舟、嫦娥9次大型任務,按理說,張恆威已經算通信總體崗位上的老兵了,怎麼還會有新人首次參加任務時才有的惴惴不安?   對此,張恆威自己解釋說:“我其實在工作上是一個悲觀主義者,算是一個任務中的‘膽小鬼’。”   張恆威在任務中的工作是確保中心通信網絡的暢通。北京中心作為任務的信息交換中心,遍佈五大洲、列陣四大洋的測量站、船的數據信息都要通過通信網絡來傳輸,中心發給各測站的信息指令也要通過通信網絡才能安全送達。可以說,通信網暢通無阻是任務執行的必要基礎。   大概正是由於崗位的重要性和風險性都很高,才導致他養成了工作上小心翼翼,膽小害怕的習慣。   “每次接到任務,從備戰開始,我就會一直感覺身處風口浪尖上,只要沒最後成功,就時刻都有失敗的可能。”張恆威說。這種看似“悲觀”的心態,讓他對自己在工作上有了近乎苛刻的要求:再小的問題都要一查到底,再小的細節都要抓住不放。   這次任務備戰期間,張恆威在一次例行對外信息聯試時發現數據有丟包現象,而且這種丟包現象非常有規律。多年從事通信總體工作的經驗告訴他,這絕不是一個簡單的問題。把這個問題上報後,由於丟包現象並未影響通信鏈路千分之一的指標要求,所以並未引起相關部門的重視。   張恆威沒有聽見回應,自己心裡的緊張和擔憂更加濃重了。他沒有灰心,把發生問題的可能原因和危害分析寫成了一份詳細報告再次上報。有同事勸他說:“反正滿足指標要求,不會對任務有大的影響,何苦這麼折騰,給自己找麻煩。”張恆威回答說:“我自己害怕呀,一天到晚擔心的睡不好,就算圖個自己心安吧!”   慶幸的是,張恆威的這份報告最終引起了上級的重視。問題排查的重任很快交在了他的肩上。由於任務臨近,妄動網絡配置風險太大,張恆威就從網管設備末端監視處著手排查,並臨時搭建了一個仿真試驗環境,開展了連續一個月的網絡通信實時監控和統計分析。   平均每天十幾個小時的高強度工作沒有白費,張恆威最終成功將問題定位在保密機上。生產廠商過來檢測後發現,這是設計時存在的一個隱患,幾年的時間里,包括他們自己在內竟然沒有任何人發現。   “這小伙子真厲害!”生產商對張恆威發出由衷的贊嘆。   其實,張恆威讓人感覺“厲害”的事還有很多。比如,他能連續幾天不眠不休守在設備旁,統計各測站方向通信中斷情況;他能為了一個問題揪住一個專家詢問到對方幾近崩潰;他還能能在剛剛接手一個任務時,不假思索的提出一系列可能存在的風險……   對於這一切,張恆威笑著說:“誰讓我是一個‘膽小鬼’。”   賈敏:可愛的“雙面人”   一頭時尚短髮,一副別緻黑框眼鏡,一身休閑運動服。見到賈敏時,這位北京中心再入返回飛行試驗任務總體副主任設計師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開朗、隨性、爽快、利索。   事實上,生活中她確實是這樣一個人,喜歡傾聽,極富親和力。和家人逛商場買衣服,問她的意見時,她都是說“挺好的”;同事叫她出去一起搓一頓,問她愛吃什麼,她的回答通常是“隨便,啥都行!”;朋友約她一起外出旅行,只要有時間她都樂於奉陪,只不過去哪玩、怎樣去、要做什麼準備,她就只會聽招呼了……   然而,工作中的賈敏卻是另外一個模樣了,特別愛較真。她的同事給記者講述了兩個這樣的故事。   一個是在一次任務方案討論會上,細心的賈敏發現了方案里中途修正的時機只適用於首選發射窗口。業界的人都知道,一般大型航天發射任務除首選發射窗口外,一般還都會有備選發射窗口。當她把疑問拋出來時,在場的很多人都說這個沒有關係,適用首選發射窗口就夠了,另外兩個備選發射窗口基本不可能用的上。多年參加任務養成的嚴謹習慣,讓賈敏無法接受這種做法。回去後,她將自己的觀點和論據寫成了詳細的分析報告,併在後續的方案討論會上據理以爭。最終,賈敏的觀點得到了領導和專家們的認可。   另外一個故事是她同顯示崗位的科技人員協調問題時,突然冒出一個將任務關鍵事件對應的參數提取出來,智能顯示的想法。然而,當場就被同事否定了。“這個實現起來很複雜,工作量太大,現在做根本來不及了。”同事告訴她。   然而,對賈敏來說,一個好的想法冒了出來,就再也揮之不去了。她決定自己用業餘時間嘗試一把。在任務只剩下最後3個月的時候,她晚上9點之前處理自己崗位的工作,晚上9點之後嘗試著寫軟件腳本。每天3個小時,連續1個月的時間,幾萬行腳本代碼,賈敏終於實現了自己認定的想法。她的這一工作大大提高了中心任務狀態監視判斷自動化水平。   這就是賈敏,一個生活中隨性,工作中較真的可愛“雙面人”。(完)  (原標題:北京航天飛行控制中心科技人員的“倔強”與“精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